主页 > 经典语录 >WHO沈吕巡:WHA:国际空间的转型正义 >

WHO沈吕巡:WHA:国际空间的转型正义

经典语录 2020-04-23
前任驻美代表沈吕巡21日在中国时报发表专文指出,1950年6月韩战发生,我政府迁台甫半年,内外交困,但仍然对国际和战大局作了相当的贡献。例如联合国安理会在美国主导下,即时通过以联合国名义、由各国出兵协助南韩的决议案,并授权美军统一指挥,南韩始得以保全。但为什幺当时苏联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没有否决这个案子呢?
 这就是中华民国的贡献了,因为苏联在那时段想要牵进新成立的中共政权未果,正在杯葛我驻联合国代表蒋廷黻,而拒绝出席任何安理会会议。7月底美国麦克阿瑟将军以驻日及韩战盟军最高统帅身分访台,向复行总统职不久的蒋介石移樽就教,共商合作,离台之际麦帅向蒋夫人作吻手礼,将军绅士风範,一时传为国际焦点,也助我民心士气。
 麦帅访问后美军顾问及物资开始援台,台湾安全初定,但我们未获允派战斗部队介入韩战,只能派翻译及审俘人员,以鼓动中共入韩的「志愿军」投诚。约有2万名志愿军或降或被俘,其中高达1万4000人选择来台,成为当年国共斗争中人心向背的最佳指标,我们对于美国在亚太的战略价值,也充分显现。
 据说这1万4000人中台籍者仅一人,绝大部分都跟台湾毫无渊源,会选择来台也多是「蒋总统」的号召力,或原属国民党的部队。但当年恐怕没人想到,六十多年后台湾会有「去蒋化」,蒋氏成为历史的负面人物,其大半生领导的党横遭清算,而蒋夫人一手所创的妇联会,也被视为该党的附随组织,难逃同一命运。
 但我们对外就台湾国际及区域角色的急速边缘化,非但难以因应,且对国际上对我们的不公不义,似也一筹莫展,未闻也寻求转型正义。
 即以现在北韩问题而论,联合国安理会去年11月通过对北韩最新的制裁案,其严格及广泛的程度,是以50点决议及三件清单的规定,禁止或限制对北韩的人员、货品、机船、劳务、资金、保险……以至个人行李、银行帐户的跨国移动,几无所不包,甚至包括禁止北韩输出纪念碑彫像等。
 如此繁密的制裁措施,当时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公开承认许多会员国恐无法执行,故而需要「能力建构的国际伙伴」。我们并非联合国会员,本无国际义务执行联合国的决议,我们跟北韩虽素无官方往来,但民间来往不能排除,我们又是贸易大国,地近北韩进出东南亚海空交通线上,故而欲对北韩有效制裁,我们的了解及配合无可或缺,至少应可作一伙伴。
 再者如韩战再度爆发,以上次美国在日本核灾时撤侨之例,宁选台湾而非大陆为撤侨暂息之地,美国在日韩侨民众多,是以台湾在美国对北韩政策的运作上,仍有不可或缺的重要性,且应该让人不以为我们的配合为当然。问题是我们现在有无善用这些条件,以增进我们本身的外交目标?
 我们现在最近的目标,应该就是参加下个月的WHA大会了。今天对北韩的制裁,只有两个项目网开一面,即人道与医事交流。我们若不能参加WHA,则这方面所受待遇岂还不如北韩?而国际上对我的不公,本已自2009年我首度参加WHA时开始转型,当时共有美、日、星、韩、加及欧盟等重要国家发表声明表示欢迎及完全支持,欧盟的声明并称除当时27个会员国之外,另有12个欧盟候选国或相关组织成员国也都加入,自土耳其以至阿尔巴尼亚等一一列名,特令人瞩目。
 我们这次若不能参加WHA,大家都知道是谁一手遮天了。我们最倚赖的盟友美国既然已经跟中共高层来往密切,水乳交融,难道没办法替我们讲句话?过去这幺多公开挺我的国家现在立场又如何?如果又转为坐视或反对,则原因何在?本案一旦定局,真值得逐国好好检讨。但更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再一味内耗,至少要开始再寻求国际的转型正义,否则即使对内去了蒋、去了中,台湾在国际上还是走不出一条路来。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