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原创语录 >一些农村婴孩仍饮用毒奶,义务律师受压不要协助受害者 >

一些农村婴孩仍饮用毒奶,义务律师受压不要协助受害者

原创语录 2020-04-25

虽然中国大陆有毒奶品事件已于九月中旬曝光,在一些偏远农村仍可以买到怀疑有问题的奶粉。此外,一些义务律师指出,省政府官员向他们施压,不要协助受害者追讨赔偿。

华东一位「地下」神父九月下旬向天亚社说,虽然当局已禁止受污染奶品在市场出售,但可能含有三聚氰胺的奶粉仍可在他服务的偏远农村商店买到。

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神父指出:「当有上级官员前来巡查乡间店舖,有人会通知店主当天暂停营业,使他们难以查察。」

他表示,当地一些婴幼儿仍在饮用有毒奶粉,因为村民无力购买进口奶粉,本地出产的奶粉则相对便宜。他指出,年轻父母大多往城市工作,留下婴孩由祖父母照料,这种情况在农村尤其普遍,而长者很多都不大清楚毒奶事件,也认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

他亦说,虽然政府承诺为受害婴孩提供免费治疗,但对那些经检查后没有发现肾脏有问题的婴孩,其家人便要支付检测费,这对农民是一大负担。

另一方面,中国政府表示已加强预防措施,例如华东安徽省的媒体十月九日报道,省工商部门已加强在农村地区巡查,确保所有受污染奶製品下架。

据官方《人民日报》十月一日报道,九月卅日国庆日前夕,国家主席胡锦涛亦到访安徽的两所乳品厂,并视察当地农村发展。

在华东较为富裕的浙江及福建省,一些教友向天亚社说,即使在九月十一日毒奶事件被揭发前,他们一向很关注孩子所饮用的奶粉品牌,他们所选用的进口奶粉没有被验出有问题。有家长表示,在一孩政策下,独生孩子为他们十分宝贝。

一名刘姓天主教徒指出,一罐七百至九百克装的进口奶粉,售价超过一百元人民币(十四点六美元),有些甚至逾二百元。相反,一袋四百克装的本土奶粉,售价约廿元左右。

另一方面,逾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律师组成「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义务协助受害者。然而,他们有些据称受当局施压,要求不要处理求助个案,或接受境外传媒访问。

华北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十月三日对天亚社说,有些律师因此退出志愿律师团。

他指出,现在个别律师须定时向当地政府汇报,準备做甚幺及受害者要求甚幺赔偿。他表示:「我们现在主要是向受害人提供必需的法律常识。」

在「中国权利」网上论坛里,有成员批评当局要求律师不要插手毒奶事件的做法,侵犯了律师及受害者的合法权益,使简单的民事案件複杂化。

另一成员则回应鼓励律师们要抵制各种违法、违宪的行为和指示,必要时通过控告、投诉、起诉、媒体报道等手段,「教育僕人」学会遵守法律,尊重法律界及其他专业。

志愿律师团十月七日发表的第四份工作报告,对一些官员「违背人之情理、破坏中央政府关爱毒奶粉受害者政策精神的行为感到无法理解并深表遗憾」。

自毒奶事件揭发以来,全国逾五万名婴孩因饮用问题奶粉被确诊患上肾结石,当中一万二千八百九十二人需住院接受治疗。

廿二家中国乳业公司的产品,在三聚氰胺测试中呈阳性反应。这种高氮含量化工原料被加进牛奶产品,使在进行以氮含量为标準的蛋白质测试中,呈现高蛋白质的假象。

自从一些国家在中国的奶品及以牛奶为原料的食品中验出含三聚氰胺后,毒奶事件已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